位置: > 必赢亚洲 > 崔卫平:朴槿惠当选并不代表韩国女性整体地位提高788.net

崔卫平:朴槿惠当选并不代表韩国女性整体地位提高788.net

作者:admin 时间:2017-05-16

崔卫平:朴槿惠当选并不代表韩国女性整体地位提高

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由凤凰网和韩国驻华大使馆联合主办的《纵议院》妇女节特别节目,我是文婷。3月8日是国际妇女节,是各国妇女追求和平、平等、发展的节日,一个世纪以来,各国妇女都为争取自身的权益做出过不懈的努力,那在今天这样一个特殊节日我们将跟随八位中国女性代表,一起对话韩国驻华大使,从女性的角度来聊一聊中韩关系以及在中韩交流中女性所起到的作用,坐在我身边的这位就是韩国驻华大使李揆亨欢迎您。

李揆亨:谢谢,非常高兴能够在我的官邸和大家见面,现在中国正召开两会,讨论如何建设更加美丽,更加迷人的中国,而且三天后就是三八妇女节,在这里要祝中国女性依旧优秀来在韩国大使官邸共度时光感觉很有意义。不仅如此,就在不久前,韩国第一位女性总统上任,可以说韩国女性的地位明显提高了,但是说实话,韩国的女性的地位超过了男性。刚才我简单的展示的我的中文水平,我会不懈的努力学习提高我的中文水平

主持人:这位是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知名学者崔卫平老师。刚刚提到的最近韩国政坛出现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任女总统,那这是否代表着女性在韩国政治地位不断的上升呢?。

崔卫平:首先朴槿惠的当选是一件非常令人鼓舞的事情,朴槿惠以她过人的智慧,过人的胆识和她的奉献精神,赢得了韩国民众的信任,这是一个新的台阶,当然我也觉得韩国民众非常了不起,他们在面对一个优秀的女性人物的时候,没有因为她是一个女性而排斥她,同样把他们的信任给了这位女总统,所以我觉得我对韩国民众也有相当的敬意。但是我还想说,个人一个步入政坛并不直接等于一个社会整体上女性地位或者女性权益的全面改善,这个里面还有一定的距离。

朴槿惠总统在2002年的时候放弃她心中的阴影,她去北朝鲜访问,我们知道她的母亲是被北方的特工杀害的,然后她还有一个半岛信任进程这样一个工作计划,一个很了不起的,我看作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和解的计划,但是我最近看到她在一个关于抗日的纪念活动上,她说跟日本的关系问题,大概说日本人如果不彻底反省的话,那么就是一千年受害者还是受害者,施害者还是施害者,我觉得关于日本的表述里面就是和她去北韩的这个立场有一定的差异的,我不知道你们的新总统是不是有一个和日本之间的有一个信任和和解的计划?

李揆亨:我们的朴槿惠总统在总统竞选时期其实多次提到的北韩的问题,这次她言及日本其实是三一节,就是韩国的一个抗日独立节日上,她首先提及了日本,其实韩国与日本事实上在各个方面维持了一个比较好的关系,788.net,而且也为打造面向未来的关系做出努力。但是由于日本的一部分政治家对过去的历史进行一些错误的引用,或者是拥有一些不同的想法而给两国关系总会带来一些问题。所以除了在历史上有一些错误的说法之外,而且对于韩国的独岛问题,因为独岛是韩国的固有领土,这些问题上总会给两国的关系带来紧张。而且这一些事情总会阻碍两国为打造面向未来的关系上带来阻碍,所以朴槿惠总统要推进两国面向未来的关系的立场是非常明确的,但是如果在历史问题上,而且像在独岛问题等这些领土问题上日本没有办法明确立场,而且承认自己的行为的话,我想会给两国的互信关系带来一些影响。

李银河:中国女性参政情况最差 始终是20%

主持人:这边这位是著名的社会学家李银河老师,欢迎您。中国女性就业率已经达到了74%,远远高于世界的平均水平,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为什么仍然没有办法保障自己的个人权益呢?

李银河:中国现在有一个排行榜,就是妇女地位,我们中国在一百过个国家里头排的是第28位,这里面当然有就业比例,有比如说母婴死亡率,那个女大学生在校你大学生率什么之类的,就是中国的妇女地位还算不错,但是要说比起一些更好的国家,就是比如说北欧国家,就差的很远,尤其是在参政方面我觉得是最差的,我们就是人大代表这个其中的女代表,大概是从50年代到现在始终是20%,就是没有提高过。这个还是保障的,政府保障的,如果不保障的话连20%都到不了,所以我觉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是中国的妇女地位提高。我给大使提一个问题,我发现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这个妇女地位有所下降,为什么呢?我举个例子,就是原来我们在计划经济的时候,女人的平均工资是男人的80%到85%,可是到改革开放以后,就是市场经济已经我们现在的女人的平均工资是男人的70%,那么在韩国是实行市场经济的,北朝鲜是实行计划经济的,我想问,南朝鲜和北朝鲜相比的话,哪一个妇女社会地位就是地位高一些?就是男女平等,在南北方面的比较大概是个什么状况?

李揆亨:北韩的女性的地位确定是什么样的,我也不是很明确,但是单看北韩政府以及党内的一些领袖当中的女性的数量的时候,北韩与韩国相比其实也是不多的,所以好像在北韩女性也没有在重要的公共的公务职位上活动,而且在女性参加经济活动这个方面来看,虽然我对北韩的企业或者是说北韩企业的一些规模也不是非常了解,但是好像也没有看到在这种北韩的企业活动当中有女性在北京高的职位上运营公司或者进行管理的这种现象,所以其实我觉得一般来说北韩的女性的地位其实也不太高。以韩国为例,刚才说我们的韩国有第一位的总统当选并不代表说韩国全体的女性地位提高,对,我觉得这是非常有道理的,但是在我们韩国总统当选这次女性总统当选之前,其实韩国的女性在社会的各个领域的活动非常的活跃而且频繁,在各种高级的职位上的活动也非常的活跃,而且我们女性企业家的数量也非常比未来越来越多,也非常的活跃。不仅如此,在韩国的高级官员当中,比如说长官,就像中国的部长,像环境部的长官都是女性,不仅如此,788.net,在韩国的各个部门当中女性员工的比例也越来越多,像在处长级的女性其中的30%到40%,我觉得至少比我那个时代,女性的地位确实是明显的得到了提高。我想再补充一点的就是去年在韩国畅销书排行榜上,第一位就是一位叫金贤淑的女作家。今天也有一位韩国的记者参加,就像这样在媒体上女性的活动也越来越多,所以从整体上来看,不管是从社会活动上或者是社会地位上女性的地位是比较高的。

韩国大使:希望中日依国际法解决钓鱼岛问题

主持人:这位是《纽约时报》中文网总编辑曹海丽,欢迎您。刚刚我们也提到第一任的女总统上任,这是不是也代表着女性走入政坛的先行一步呢?照比其他亚洲国家。

曹海丽:亚洲传统上因为是一个男性主导的一个社会,我觉得是一个突破,我自己倒是觉得北欧文化特点就是北欧出现女性领导人的时间是比较早的,而且也比较普遍。虽然美国是个女性特别开放的社会,但反而女性进入这个政坛的这个比例其实和中国差不多,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所以我觉得不能用个别的案例,因为朴槿惠她的家庭背景使她有这个机会上来,但如果是一个没有任何家庭背景的人。包括像昂山素季也是出身在这个政治世家,所以你需要有这样子的背景才有可能进入到这个政坛。在亚洲可能比较特殊,她需要一定的家庭背景,不像在北欧实际上你没有家庭任何特殊背景,其实也可以有这个机会。反而倒是说在商界在媒体,比方说你可以看到这个女性她的这个进入到,作为领导者这个是越来越多的,包括现在选届,就是所谓一届领袖有很多是女性,所以整个亚洲的政治不是一种很开放的政治,所以就是很难用某一个具体的个人的例子来说明一个整体的现象。

最近中日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冲突实际上在不断的升级,韩国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是什么?另外今年春天这三个国家都进行了领导人的更替,他们是来自政治世家,所谓在中国有一个太子党的一个说法,在这个新的格局之下,你怎么看待中日韩三国未来的走向?谢谢。

李揆亨:这是个很难而且很敏感的问题,对钓鱼岛问题,钓鱼岛的历史的这个问题的历史背景以及中方立场和日本的立场,我非常了解,我们与日本围绕这个独岛问题也有许多的这样的纠纷,我们也非常清楚独岛问题发生的这个历史时期的这些背景。中日之间的钓鱼岛问题也是由这样的历史背景产生的,所以作为韩国政府,韩国政府的立场就是希望也期待这些问题能够通过对话这样以一种和平的方式得到解决,也根据相关的国际法进行解决。所以韩中日三国之间有许多的共同点,也有许多的区别,那么韩中日三国的合作要追求一个共存和双赢的这样一个局面,我想我们要相信共存和共赢是有利于各国各民的利益,所以以这些意识为基础,韩中日三国在今年即将召开第六届峰会在韩国举行,所以我认为三国要不断的推进三国之间的共同之处以及文化相通和国民的友谊的这些地方。

在历史方面我们要认清过去的历史,以此为基础进行努力,我想这一些将贡献与三国的共同发展,而且这也是在东北亚在国际社会当中应该做的事情。而且我想说明的一点就是韩中日三国之间的自贸协定也即将启动,我想在今年会正式进入磋商的阶段,所以我也希望三国有关的人事能够拿出他们最好的智慧,以达成能够互惠的一个结果,并为此进行努力,我想这也会有助于三国会给三国的关系发展带来非常大的贡献。

许丹:男性尊重女性才证明女性地位真正提高

主持人:这位是许丹,您好。当我们女性的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我们如何去运用法律的手段去保护呢?

许丹:我是从事教育的,所以我想从教育的话题来谈一谈。我本科是学中文的,后来有一阵教了法律,治安管理处罚法这方面的内容,我发现韩国、日本、中国其实它的根子都是儒家文化,从那个儒家文化演变这么长时间多多少少大家都不得回避的一个问题就是大男子主义,那么在这个妇女地位提高。今天是个女性话题,我就想谈妇女地位提高我倒不认为走入政坛,经济领域还有政治领域里头有多少职位代表着妇女提高,我觉得妇女从这个生理现象上来说,她从怀孕、哺乳她负担就是很重的,在这个男女这两个性别上来说她也是个弱者。

妇女地位提高应该体现在一种男性从尊重的角度上来说的一种呵护,也就是说用最普通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女士优先的文化,这种文化是我们中国比较缺的,我是这样看,如果要是说男性去修路女性也修路,男性开山女性也开山,男性开火车女性也开火车,男性开飞机女性也干脆开飞机,甚至现在你有几个航天员,我们也有几个女性航天员,这样就是一种女性地位提高吗?如果你要是看到公交车上男性还是去抢座位,那在什么事情上,男性甚至跟女性对骂的时候骂的更难听、更脏还要动手,这个时候的妇女地位她就提高不起来。

女性本就处于弱势,男性从心理来说没有对女性的这种生命的一种尊敬,在没有这种尊敬的基础上他也就没有一种责任感,一种呵护,所以我觉着要是倡导女性地位提高,从一种文化层次上让男性觉着有一种真的让女士优先是他们的一种文明,是他们的一种那样去接受,这个妇女提高可能更有一些普遍的意义。当然女子要是当了领袖了肯定是要受男性尊敬的,但是大部分的女子是走入不了那么高的位置的,788.net,这是我的一点,所以我也想问大使,就是在韩国有没有这样方面的教育,就是小孩子从小学、中学就教育他们尊重女性,而且呵护女性,女士优先这样的文化有没有?当然我也希望中国能够倡导这样的文化,让男士觉着和女性在有场合的时候去争是很丢脸的事情,这是一种文化,我个人是这样认为。

李揆亨:韩国的现在和过去相比是非常不同的,我今年已经60岁了,我的孩子大概有35岁左右,在我的那个时代男性下厨房或者是说在教育孩子方面插手教育孩子的问题,其实被当成是男性不该做的事情,虽然也有例外,但是单看我孩子的例子,我孩子觉得自己在下厨房帮助妻子或者是一起共同养育孩子,他们认为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事情,是韩国年轻男性的普遍现象。我们韩国人的认识当中,我们觉得中国的男性其实比韩国男性还要在家务方面也好,会更加的去帮助女性,我想这一点可以请我们的韩国的首尔日报的记者来说一下,她作为韩国的年轻女性觉得在男性照顾女性方面觉得哪一个国家的人会做更加好呢?

周贤珍:我知道中国的许多的女性非常爱看韩国的连续剧,她们通过韩国的电视剧来接触韩国的文化经常会说女性所干的活比较多,好像有点不平等,所以她们经常会问我在真实生活当中是否如此?但是我的回答总是是肯定的,是我比较多做的。

主持人:这位是著名的情感专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青音,您好。您觉得现在当下男女的地位还有男女的这方面是平等的吗?

青音:其实在这我想提到的或者说困扰,或者说观点跟刚才许老师的有点相反,就是尽管刚才许老师说的问题的一个方面,我觉得我非常的认同,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个女性都会觉得感同身受,而且竖起大拇指称赞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是我关注到的是80后、90后的一些女性,或者是一些很年轻的女孩子,因为我是常年和非常年轻的这个听众打交道,我的节目的听众都是大学生、职场新人,那么十多年来她们可能有的人已经进入了家庭,我们慢慢发现在80后、90后家长对女儿的教育当中似乎是出现了另外的一种偏差,就是有点矫枉过正。比如说我们的父母辈,甚至是我们的奶奶和姥姥辈,女性在家里通常都是非常会尊重男性的,甚至是和韩国的目前我们看的电视剧当中的很像的,女性是要做很多事情的,但是我们看到现在的很多女孩子可以不客气的说,有一部分女孩子没有女孩子的样子,就是比如说会在公开的场合也去讲脏话,甚至会觉得那是很时尚的事情,或者在无论是小学、中学,甚至大学我们看到女性当然一部分我们因为承受的社会压力也比较大。 我们要去跟男性一样找工作,但是在进入恋爱的时候我们就变得很困难,比如说现在很多有女儿的家庭,小的时候女儿是当做男孩子一样,因为将来要竞争,但是到了恋爱的时候,如何跟男性示弱?如何在一个两性关系当中去对男性有尊重?如何跟男性互动?我觉得对现在的很多女性的教育来说仿佛不知道该如何做。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中国特色的词叫剩女,就是很多女孩子又很担心自己嫁不出去,所以在这我想问大使先生的一个问题就是可能是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在韩国的家庭当中是如何教育女儿去学习遵循传统,尤其是在两性关系当中如何遵循传统,第二个问题是是否在韩国父母也会非常着急女儿嫁不出去,对于一个女孩来讲,她到底是成为一个妻子,对父母来讲更重要,还是她成为她自己更重要?

李揆亨:我也有女儿,我的女儿到了该嫁的年龄的时候我也确实想应该赶快找一个好的男性结婚这样的想法,当然我也希望我的女儿有自己的工作,在社会上发挥自己的作用,同时希望在她该嫁的年龄的时候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家庭的归属,那么现在是都成功了,各方面都成功了,那么我想有有请我们这边有正在养育女儿的金博士来说一下她的观点。

金博士:大家好,我是来自韩国东北亚历史财团的金允善,我中文不太好。今年我50岁,正在与家教学习我的中文,所以刚才大家听到那三个词她说中国有三类人就是男人、女人和女博士,我现在是50岁了,正好50岁,我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女儿现在是大学生,儿子是初中生。当我要出差或者参加学术会议的时候,我在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做好菜,所以就是把喂我们家人吃的菜我要首先做好才能够出发。所以我经常跟我的孩子们说,你看作为韩国的女性学者要与男性学者进行竞争该有多辛苦,单看妈妈的例子就知道了。因为作为韩国的男性学者其实他们去参加学术会议的时候,他们是准备自己的发言稿和他们的该讨论的内容,而我是在家里给你们炒菜。所以我觉得中国的女性在家务方面是已经比韩国的女性更加平等了,但是也有一些变化,像我的情况,我丈夫在家里是一点家务都不做的,都是我来做,但是我的女儿会看着她的爸爸说,爸爸为什么一点家务都不干呢?这是不对的。

但是我会跟女儿这么讲,因为我们即使女性在家里该干的和男性在外面干的事情是比较我觉得在我的时代是区分的比较明显的,所以我跟我女儿说,你的爸爸是妈妈的男人,那我的男人由我来管,那今后你的男人就按照你的方式去管吧,所以我就跟我的女儿这么讲,你既然要与男性分担家务的事情,那么你也要与男性一起分担在外的工作,所以你要培养相匹配的实力,你要具备这样的一个实力。妈妈的时代是要在工作和家庭当中选其一的时代的话,而你的时代就是不管是家务和工作都不能落下,所以你要拥有相匹配的实力才行,所以我认为以我们这个年代为标准,其实我们的前一代和我们的后一代的区别是非常大的,所以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年轻的女性不管是社会地位也好还是家庭的地位也好,会有大幅的上升。

向莉:女领导人往往缺一个默默支持她的男人

主持人:这位是著名的著名艺术家向莉。现在在艺术的领域里是否还依然是男人占到一个主导的地位呢?

向莉:在中国的艺术界的确是这样,女性艺术家有一些,但是相对来说比男性要少很多,出名的更少。在韩国女性艺术家是不是也相对来说是少数,比男性艺术家要少一些呢,还有女性艺术家她在这个艺术圈里的位置、地位是什么样子?

李揆亨:其实艺术也分很多领域,我刚才简单的介绍到了文学的方面,但是也有美术还有舞蹈以及各种方面,但是我这么乍一想觉得女性要比男性多一些,我的感觉是。在音乐方面也是如此,女性确实不少,而且有许多国内外闻名的音乐家也都是女性,在美术这方面也有许多的女性画家,所以我觉得现在女性艺术家可能比男性要多一些吧,在电影圈方面,如果是影视明星的话男女比例应该是差不多的,但是好像导演还是男性比较多,但是歌手的话我想男性和女性的比例是差不多的,所以我可以自信的说在韩国的艺术界已经可能实现了男女平等。

赵格羽:昂山素季连她老公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赵格羽:今天分享一个现象,就是很多的男性领导者他们一般都是家庭和谐,然后背后都有默默支持他的女人,可是一般成功的女性领导者背后好像是没有这样的一个默默支持的男性,而且通常是单身,甚至是婚姻不顺的,这有很多很多的例子,比如说成功的奥巴马以及他的夫人,那都是非常和谐的,以及台湾的马英九以及夫人也是非常和谐的,那当然也有一些反面的例子,比如说意大利的前总理就是因为招妓门然后下台了,以及之前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MIF的那个卡恩也是因为招妓门然后断送他的政治前途。

我是觉得现在就是比如说我们的韩国女总统朴槿惠她就是宣称一生嫁给韩国,那之前有一个英国女王是维多利亚,也是宣称一生她嫁给了英国,那我们有缅甸的昂山素季她也是因为自己的政治目标也是放弃了她的婚姻,甚至连她的老公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那这是一个什么原因呢?我就觉得就是非常有趣的一个现象。在我看来第一就是女性的话因为女性一旦是从事着政治行业,那么她就会花更多更多的精力去从事这个职业,所以她自然就会在家庭的精力上时间上的付出就会少了,这也是导致她婚姻不太顺利的一个原因或者是她不太关注这方面的一个原因,那第二方面就是我觉得还是男强女弱,这样的观念一直在影响着大家。

因为一旦女性跟“政治”联系在一起了,通常以前大家会对女性的一个概念就是“主内的”,包括男性会觉得对女性的这么一个标签就是这样子的,可是传统的男性他是希望有一个温柔的女人,所以这样的女性领导者是在婚姻中是不被看好的,甚至是说不是他们选择作为妻子的目标,所以这是我一些个人的分析和观点,那我很想问一下大使先生,您是怎么让您的家庭和谐保鲜的?

李揆亨:这样一来其实我要去很多的地方,要在适应新的环境,打造一个新的这样的生活,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夫妇俩是有一个自己的规则,在像在房间里的椅子、家具还有这些挂的这些画是我们都有双方都有否决权。比如说我想把这个东西放在这里,但是我的夫人如果不愿意的话我就没有办法放在这里,就也是一样的,所以我的太太想把这幅画挂在这面墙上,但是我不同意的话也是不行的,所以可以说我们的关系是非常公平和平等的,我想这样的公平和平等就保证了我们之间我们家庭的这种和平和谐。所以我作为外交官在外工作繁忙,所以我的太太确实是在家帮助了我许多,对这一点我一直是怀着这种感激之情的。

贾佳:女性婚后产后失业成社会严重问题

主持人:最后一位是著名作家情感专家贾佳,您好。

贾佳:大家好,我们虽然表面上讲好像女性现在跟男性的这种择业的地位上应该是很像的。因为就是所有的招聘市场上男女这种招工的比例大家还是比较均匀的,但是其实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在女性婚后,婚后女性的择业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我见过好多女性就是因为结了婚之后然后生小孩,然后她的工作就丢失了,然后再回到职场的时候合适的工作就非常少,所以就这个现象造成了很多人的恐慌。这种现象也造成很多人在择偶的时候就会偏向于那要找一个经济比较稳定的男士,所以说现在这个择业的问题造成择偶市场的一些焦虑,我特别想问一下,在韩国的这个整个政策上,对这种女性,中年女性或者婚姻后的女性的这种保障或者有没有这样特别好的,给我们分享的这样的经验?

李揆亨:之前韩国在韩国的这种国家机关当中,韩国的女性其实并不多,所以在不管是女性的生育方面也好,还是养育孩子的时候支持她们的这些政策也是不多的,而且目前为止也不能算多,所以我觉得这是确实是要大幅扩大和加强的一个地方所以这可以说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新的问题吧。所以不管在民间方面,在各个方面其实有许多的不足,但是目前在围绕一些韩国的大企业正在为自己有孩子的女性员工提供更多的福利,虽然措施并不多,但是已经开始迈出这一步了。

主持人:谢谢,我们今天的交流就到此结束。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w3u6ujr3/5.html
上一篇:788.net奥凯航空原安全总监被列入行业安全管理失信“黑名单”
下一篇:没有了